日本料理分享網

關於部落格
  • 8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秦將軍為何定要檢查

”我問道:“幾個人,從什么時候開始的。”

小順子道:“這幾個是在我們遇見方將軍的時候綴上的,本來徵信一直離車駕很遠,方才突然接近了許多,噢,我明白了,前面有巡邏的禁軍過來了。”

我心中一動,問道:“那支禁軍是誰的手下。”

小順子掀開簾子,看了一下,低聲道:“大人,秦徵信將軍率領禁軍巡查,很快就會碰上咱們。”

我冷笑道:“小順子,你說秦青會不會搜查我的車駕?”

小順子皺眉道:“雍王府的車駕,他應該不會檢查吧。”

我微微一笑道:“按照法令,他有權力檢查夜行的車駕,當然若是論我的身份,是可以不用查的,可是他真要搜徵信查,我也不便當場阻止,想必本來那些人是跟著葉兄和方兄的,誰知碰上了我這條大魚,這人倒也果決,想用徵信這個法子誣陷我一個通敵謀反。”

小順子蹙眉道:“公子不便拒絕搜查,又不能出手傷害禁軍,這可如何是好。”

我笑道:“先讓荊遲去對付吧,我若急急出面反而不好,秦青真是可惜了徵信。”

這時那隊禁軍已經到了眼前,為首一人英姿颯爽,正是秦青,他策馬上前高聲道:“荊將軍,怎么是您親自護送,車駕里面是哪一位?”

荊遲沉聲道:“原來是秦統領,末將奉命保護江司馬,重責在身,不便見禮,還請秦將軍見諒。”

秦青笑道:“說哪里話,秦青雖然官職略高,可是將軍乃是沙場勇將,誰不知道雍王殿下麾下第一勇將,最徵信擅長斬將奪旗的就是荊將軍,秦青末學后進,不敢受將軍大禮,如今夜深,不知道可否讓秦某見見江司馬,秦青身負保護皇城安全的重責,不敢懈怠,還請幾位見諒。”

荊遲皺眉道:“雖然是檢查行蹤可疑之人是理所當然,可是這乃是雍王府車駕,車中又是司馬大人,秦將軍為何定要檢查,夜風寒冷,司馬大人近日身子不好,恐怕受了風寒,實在不便相見。”

秦青神色一變,回頭低聲問身邊的一個親衛道:“江司馬不好惹,為何公主定要我檢查他的車駕,若是雍王動怒,告知父親,我恐怕會受責備的。”

那個親衛低聲道:“駙馬放心,我們的人看見叛逆在他的車上,我們也不是要為難江司馬,這樣大將軍是一定不會同意的,可是那人若是進了雍王府,只怕禍患無窮,只要駙馬將那人帶走說是盤查,江司馬理虧,必定不敢攔阻,到時候只要駙馬不說,想必江司馬也不會主動把滅門的大罪往身上攬吧。”

秦青有些猶豫,可是想想妻子一向智謀勝過自己,應該不會錯吧,便揚聲道:“只是例行公事,不會時間很長,應該不會傷害江司馬的身體的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